当前位置:初中日记网>班主任工作日记>班主任工作心得>班主任“困惑”之破解:班主任“困惑&rd… - 班主任日记

班主任“困惑”之破解

作者:小编 | 来源:日记网 时间:2019-11-16 阅读:163 次

班主任“困惑”之破解

曾经听到很多班主任感言:“现在班主任的精力已经被‘问题学生’和‘后进学生’所耗尽,他们简直是病入膏肓、无可救药,有时对他们产生一种恐惧……”他们常常抱怨自己的权利太小,比如:学生犯了错误不能打骂,也不能体罚学生,更不能开除……给班级管理带来了很多困惑。这些班主任盼望着自己的权力再大一些。似乎是,权利再大一些,工作就好开展得多,管理就会游刃有余。听到这些感言,我不禁心中有股冷飕飕的感觉:言语表情里似乎表明这些班主任和这些“问题学生”“后进学生”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,假如这些班主任的权力达到个人所愿,又将如何呢?可以随便训斥、打骂、体罚学生,可以随便开除学生?那是不是违背了教育的初衷?是不是亵渎了教师、班主任这一神圣的称谓?

古人云:使人畏之,不如使人服之;使人服之,不如使人信之;使人信之,不如使人乐之。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,班主任应该以博大的胸怀感染人,以高尚的情操折服人,以榜样的示范直接影响和渗透学生的灵魂,让学生在教育过程中学会做人,学会读书,学会处世。尤其是,新课程背景下的理想型的班主任应该是素质优良的道德感召着,观念超前、充满睿智和人格魅力的哲者,具备广博的科学素养、艺术修养和领袖品质的儒士,是学生健康心理的辅导者、充满亲和力的真诚的倾诉者,是学生的人生导师。而像前面提到的一些班主任的那些幻想,是与这些理念格格不入的。他们想扩大自己的权利,实质上是在暴露、在掩饰自己工作的粗疏,甚至是“低能”,把形成“问题学生”“后进学生”的责任都推卸到学生身上,推卸到“制度宽容、制度不俱全”的身上。权且真有“问题学生”“后进学生”之说的话,那么是不是也是班主任的工作方法不到位所造成的呢?为什么不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呢?为什么不用先进的教育方法促成转变呢?更何况让有些班主任称为“问题学生”的学生,何必就是“问题学生”呢?有个性、善张扬、不打顺风旗,就是“问题学生”?不见得。

遇到水壶里的水在沸腾,滚滚热气掀起盖子时,你是选择拿开盖子还是按住,抑或去薪呢?这个常识大家都明白。一个班级也像个水壶。当班主任不在乎学生的所思所想,认为只要是与自己的认识、与班级的制度决策有所不同的学生,便视其为“另类”,用手按住“壶盖子”,而不去考虑拿开盖子,然后“去薪”。在我们提倡“赏识教育”,善于、勇于发现学生的闪光点,多元化发现学生的优点、多维度评价学生的大背景下,这样的学生反而成了“问题学生”“后进学生”,从逻辑上岂不可笑!

我们知道,个性鲜明的学生特点,百花齐放的学习氛围才是教育不断发展的土壤,绝对权力下的班集体必然是一种沉闷的局面。因此提倡个性张扬的课堂,前提是学校的有所为,一个大气不敢出的学生会带来活跃、畅所欲言、敢于质疑的生命课堂吗?(班主任寄语 www.banzhuren.cn)课堂是有生命的,学校、班级也有生命,怎样呵护是班主任亟待思考的课题。历史、社会告诉我们,没有民主的集体,势必是一种倒退;班主任权力的无限,是学校生命终结的开始,这才应该是班主任的困惑。

“一个好班主任就是一个好班级。”告诉我们班主任的作用之大,这种作用岂是靠着权力的无限扩大化来实现呢?谁能说一个班级就是某个人或者是少数人的?学生是学校的主人公,是学校发展的原动力。是什么让班主任感到权利太小而困惑呢?是个别学生影响了班级的发展,还是挑战了班主任的权威?仗义之言也许是一种解释,对不公平、不科学的班级制度、做法提出异议,甚至极力反对或者消极对抗。这是“问题学生”“参政议政”的另一种方式,班主任何不采纳或者尝试着改变?人生需要对手,班主任同样需要对手,这对手不仅仅是来自于同行,还来自于自己的部下——学生。这些“问题学生”“后进学生”就是班主任最大的“对手”,他们会让班主任时刻挂记,时刻警醒,来不得松懈和马虎。班主任在这些对手里得到了磨砺,得到了成长,得到了成熟……一个成熟的班主任是很少有困惑的。

班级既然是大家的班级,作为班主任制定决策、制度时,应当像魏书生那样一切商量着办,争取让更多的学生参与。当一种制度承载着同学们的意志时,这便是一种自信和勇气;班级制度的制定还应该参考家长的意见,这有助于我们的工作更具科学性和全面性;当面对不同意见和声音时,要有合而化之的智慧和技巧,能够“把想法摆在桌面上”。公平行事是一面镜子,作为班主任本着公平这一原则,便是最好的制度,这才是教师心灵深处的平等和价值的体现载体;不公平之处自然有“声音、行为”,这就是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的连锁效应。一个智慧的管理者、服务者便是坚守底线“公平”。公平产生无形的权力、公平萌发积极的火花、公平夯实一个班级的基石。有了这种心态,困惑自然消弭无形。

班主任的视野要跳出自己的办公室,深入班级,躬身而行,把自己的年龄减到学生的“水平”,与学生打成一片,以童心童言看待问题。兴许可以破除自我困惑的怪圈。